PurpleQAQ

越品越是香醇。
越爱越是浓烈。

2.遗憾【糖锡】

//一个没头没尾的小短篇吧…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…

持续高强度的工作终于告一段落,郑号锡打算给自己放个假,于是这个周五,他赖床到了下午两点。迷迷糊糊醒来,第一件事就是抓起手机。随手点开微信,看见通讯录那个小人上有个红色点点,有人加我?顺手点开新的朋友,入眼的是一个眼熟的头像,以及一句轻飘飘的“重新开始吧我们”。
郑号锡脑袋当机了好一会儿,关掉微信,再打开,这条申请依然躺在列表里。不过七个字的申请语,他反反复复看了十几遍。眼泪不知不觉自己涌出,是他啊。犹豫了很久,带着不安和纠结,郑号锡最终点了接受。本以为他会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骂,而后再把自己狠狠拉黑删掉。但一直到了晚上,过了十二点,加完自己的这个人一直静静躺在列表里。郑号锡终是憋不住,发了三个点过去。好一会儿都没有回复,想撤回却发现已经过了时间。放下手机准备睡觉,提示音响起,郑号锡拿起手机,对方同样回复三个点。
“……嗨”。时隔三个月,这还是他们两个人第一次对话,过程中郑号锡依然紧张不安,但和以前又有些不同,是没有以前的小心翼翼了吧。
“没睡啊?”对方回复,不咸不淡,依旧是没有感情的文字。胡扯了一通之后,没有什么内容,依旧是郑号锡憋不住。“闵玧其,你为什么重新加我,你这算是要和好的意思?”
接着又是一阵长久的沉默,聊天框顶上显示正在输入,但却没有文字发回来。多么熟悉。
“嗯,你愿不愿意和好。”闵玧其敲出了这几个字。
郑号锡盯着手机界面,和好?曾经以为是不可能的吧。闵玧其怎么会主动要求和好呢。自己是愿意的吗,也许是的。毕竟是自己那么用心喜欢过的人。
“嗯,愿意。”发现自己出神了许久,郑号锡给出了回答。
“那我们就重新开始吧,像以前一样。”闵玧其这次非常迅速的发来了一条。重新开始像以前一样?听起来是很棒的。可是……怎么能重新开始呢。

郑号锡对闵玧其算是一见钟情。若是旁人问他,你喜欢闵玧其什么?可能他也回答不上。就是喜欢的,不知为何的喜欢,刻在心底的喜欢。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,但郑号锡对闵玧其的感情,大概旁人都是理解不了的。郑号锡就是这样栽了进去,勇往直前不回头。
相处之后,郑号锡发现闵玧其的一些怪脾气和占有欲,他都知道,但他还是放不下这个人,因为是闵玧其啊,这些他都能接受,在朋友看来,他太爱闵玧其了,这并不是什么好事。先用心先爱上的人,也许注定该是输家。郑号锡爱得伤痕累累,最后一次,像是当头一棒,敲醒了他,原来自始至终只是他一个人自导自演的独角戏,闵玧其对他可能一点在乎也没有,一点信任也不给。既然是这样,那还怎么继续。于是他拉黑并删了闵玧其,以后就各走各的路吧……并不后悔喜欢过这个人,只是遗憾我们不合适,也不能走到最后。内心做出了决定,但情绪还是控制不住,玧其啊,我想跟你说再见了。
三个月,郑号锡没有停过地工作,虽然累,但是让他没有时间再想起闵玧其这个人,刚开始心像被撕扯着,闷闷的痛,到后来,差不多已经没有感觉了。不再关注这个人,不需要知道他的消息,郑号锡发现,原来再深的喜欢,也是可以放弃的。

“好。”思绪飘回,郑号锡简短的回复一个好,也不去看闵玧其接下来会说什么,关掉手机,躲进被子里。闵玧其主动要求和好,开心吗,好像也没有。重新开始,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啊。他可以不计较以前受到的伤,但他无法掩盖留下的疤痕,每次想起,心中的坎就是过不去。和好了,但是不会再开始了。那种只要见面就会很开心,再忙再累都要去见这个人的心情,已经找不回来。小心翼翼地靠近,心被一个人完全占据,情绪被牵动的感觉,也不见了。那种毫无保留的喜欢,他做不到了。

1.小丑与妖精【95】


“滴答…滴答…滴答……”空旷的废材厂里,带着铁锈的水珠缓缓滴落,溅湿了小丑锃亮的皮鞋。悠然躺在破旧的沙发上,右手转动着戳入了钢钉的球棒,左手枕在脑后,又是一个平静的夜晚呢,你说是吧?“Baby,why so serious?”好生无趣呢。金泰亨扔掉球棒,起身走到铁笼前,抚摸着里面男人因惊惧而颤抖的脸庞,“为什么在发抖呢?是不是很冷?”咧着嘴打开了铁笼,正准备进去的时候,被镣铐束缚手脚的男人挣扎着往后挪动,直到无处可躲。“Baby?为什么要躲?难道…你害怕我?”好像看见了什么有趣的东西,金泰亨上前一步,捏住了男人的下颚,轻轻舔着男人的嘴角。“不要害怕啊…我这么爱你…你为什么要害怕呢…”轻抚着男人的脸,把他拥入怀中,能感觉到怀中的人开始抽泣,肩膀一怂一怂,金泰亨拿掉了堵住男人嘴巴的口塞,“Baby,你怎么哭了呢?”温柔拭去男人的泪水。过了一会儿,男人抬起头,眼里满是绝望,“你…能不能放了我…我保证不会和任何人说的…你放我走吧……”带着哭腔的声音,真好听呢。金泰亨俯身吻住了男人的唇,深入,直到男人快缺氧才放开。“不行哦…旻旻,你是我的,不可以离开我的…不然…我就杀/掉你哦~”上挑的尾音昭示着金泰亨愉悦的心情,朴智旻,你是我的人,这辈子都是。

“啊…不……停下!”朴智旻脸红得快要滴血,汗水毫不吝啬地流淌。微暗的月光透过破烂的厂顶,落在一对交缠的身影上,从影子都可以看出两人有多么情动,或者说,金泰亨有多么情动。但要说智旻完全是被动接受的一方,也不太准确。听到智旻让他停下,泰亨非常“听话”地一下刹住,智旻本以为可以歇一口气,但下/身传来的酥麻和痒,让他不知所措。“Baby…我可是很听话地停下了~”泰亨坏心地咬上智旻的耳垂,一点一点啃上耳廓。“嗯…不要咬了…”智旻没有想到自己的耳朵这么敏感,一点点刺激浑身就像过电一样,再加上金泰亨下/身故意地蹭啊蹭,更是难受的不行。终于忍受不了身体里涌上来的火,智旻蚊子一样小的声音在泰亨耳边响起:“你…你动一动…”Baby终于自己说想要了呢,怎么办,更想欺负他了。金泰亨兴奋的气息吐在智旻耳朵旁,刺激得他一抖,“Baby你说什么,大声一点?”坏手在智旻胸 前揉捏,“啊…我说你动一动…啊”智旻受不了这样的玩/弄,想推开金泰亨的手但浑身无力。见状,金泰亨轻笑一声,“说爱我。”然后继续轻柔地抚/弄智旻的身体。智旻难受的眼泪都要掉下来,身体里的火好像要把他烧着,他开始想要自己动,但被金泰亨按住,啜着泪水的眼睛与金泰亨对视,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他的下/身更加大了。“我爱你…我爱你啊…所以…动一动吧…”抛掉自己所剩无几的自尊心,他向金泰亨低了头。听到了满意的回应,金泰亨立刻就用力一顶,这一下就到了最深处,这一下直接让智旻释/放。从泰亨的视角看,纤细白皙的脖颈暴露在他眼前,很美味的样子,真想一口咬下去。事实上他也的确这么做了,含住了智旻的喉结。下/身用力的顶撞让刚高/潮的智旻承受不住,智旻觉得自己浑身好像都变成了敏感处,强烈的快/感袭来,让他刚释放过的前端再次挺立。“要坏/了…真的要坏/了…慢一点…”智旻脑子里已经乱成了一团,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。“真的要慢一点?”泰亨玩味地减缓了顶/弄的速度。“不…不要慢…”慢了一点智旻就觉得不够满足,又让他加速。“觉得不满足了?Baby你真是难伺候呢~还是按照我的节奏来吧。”泰亨宠溺地亲了亲智旻的嘴,再次用力顶/撞起来,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气。过了许久,智旻又被做/射/了两次,最后哭着尖叫,和泰亨到了最后一次高/潮,而后直接晕了过去。泰亨温柔的把智旻抱去清洗。Baby,你是喜欢我的,我们会永远在一起。
被汗水弄花的小丑妆,绽放出灿烂的笑颜。

朴智旻醒来之后变得不一样了,面对金泰亨不再颤抖,也不再求着金泰放他回去。如果说以前的朴智旻楚楚可怜,让人一看就有保护欲,那现在的智旻就是,妖精,摄人心魄的妖精。大概是突破了自己的心理防线,朴智旻开始接纳金泰亨的存在,不再尝试逃跑,并且会主动求/欢。看到朴智旻这样的改变,金泰亨欣喜不已,从以前的单向变成了现在的双向,这是多么美好的事。如今的朴智旻没有再被关在铁笼里,而是画着诡异华丽的妆,和作为小丑的金泰亨一起出行,走遍这个城市的任意一个角落,这样肆意狂妄的生活是他所没有体验过的,但意外的很适应。某一天,在一个阴暗的地下室,两人在屋主人的床上做着/爱/做的事,把被五花大绑并且堵上嘴的屋主人当成了空气。智旻不安分的手在泰亨身上勾着火,精致的面容和小丑略有些狰狞的面孔形成鲜明对比,但又无比和谐。淫/靡的场面使屋主人,那个男人,起了反/应,直勾勾地盯着床上的两人。“泰泰…他一直看着我们让我很不喜欢呢…”智旻诱惑地抚上泰亨的唇,“Baby不喜欢?那就杀/掉他好了。怎么能让Baby不高兴呢~”金泰亨回吻着智旻,掏出枪对准男人的头,“砰”,血混着脑浆在墙上开出了一朵花。“泰泰,这红色,很美对不对。”“是很美,旻旻说的都对。”收回欣赏自己杰作的目光,继续做着没做完的事。结束之后,两人理都没有理脑袋开花的男人,径直走出了地下室,到了外边的街上,智旻回头看了一眼,“呐,泰泰,我想在这里留下我们的名字。”泰亨微笑着,从夹克里拿出一把刀割破自己的手指,在墙上留下了“VM”的血色字迹。“Baby满意吗?”智旻给了泰亨一个调皮的吻,“泰泰,我爱你。”“我也是。”

一起这样活着也没有什么不好对不对?我爱你,你爱我,妖精和小丑一起走到世界的尽头,是一个不错的结局呢。